当前位置:正文

问问看她究竟隐瞒了什么

admin | 2020-06-04 21:27 浏览数:
由于家里没有给楼厉凡派出飞行器,他们也没有打算用妖力浮翔飞回去,于是选择了空中列车作为代步的工具,几个小时后,便到达了楼厉凡家所在的城市。楼厉凡的家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上,一栋五百层的高楼,从三百九十九层以上,全部都是楼家的地盘。空中计程车将他们送到了顶楼的天台上,霈林海一下车便走到天台围栏边往下看,只见各种飞行器、地上交通车在无数高楼间穿梭不停,不由得感叹:“在学校这么长时间,我都快忘了这世界上还有‘科技’这种东西……”“那是因为你上灵异学校上太少了,”楼厉凡回应:“快走,我们得乘电梯到四百二十层去。”“咦?你不是说你家人都住在五百层,下面都是产业?”“嗯,我是说过。不过我可没说过我爸在家,他在住院。四百二十层到四百层是我家医院,四百二十层是icu病房。”“icu!那不是加护病房吗?你爸爸他难道真的——”楼厉凡皱了一下眉头:“就算住进icu也不代表他真的就要死了,只说明他的伤比较重而已。我觉得……”他们边说话边走到电梯门口,楼厉凡的话还没说完,电梯的门打开了,一个甜腻腻的声音,就像牛皮糖一样噌地飞了过来。“oh!comeon,baby!kissme!”楼厉凡伸手格挡,将一张青春美貌,却被浓妆艳抹掩盖得老气横秋、奇丑无比的脸,阻挡在安全范围之外。“别接近我!你的粉会掉到我身上!”“小凡凡别害羞嘛,让我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!”矫揉造作的声音,让霈林海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全身都挂在楼厉凡胳膊上的人,是一个很年轻的美少女,可惜那张脸已经被化妆品涂得看不出原形,只能从轮廓上看出些微端倪。她扑向楼厉凡的时候,一股浓得呛人的香气迎面而来,让人几乎窒息。“我不想在身上留下你的口红印,”楼厉凡眉头也不皱一下地说:“让姐姐们看见的话,我又说不清楚了。”“没关系啦,她们不在!”浓妆少女大笑:“可以让我亲了吧?”楼厉凡拽住她的吊带背心,将她强行推回电梯里,自己和霈林海也站了进去。“厉凡,这位是?”电梯下降的时候,霈林海小心翼翼地问。“我的姥姥。”楼厉凡盯着楼层显示,绷着脸说。他的口气不太像在介绍他姥姥,而更像是在说“这是我的仇人”。“姥姥?”霈林海大吃一惊。这个年轻美少女?不过,她有点太不会化妆了。“这是家丑,所以我不想让你看到。可是你硬要跟来……”楼厉凡的语气仍然很生硬,但比起刚才却稍微好了些。“……你姥姥真年轻。”霈林海只能挤出这一句。实在是太年轻了点……还有她“特殊”的化妆……可以理解楼厉凡说“家丑”的原因。“是啊,老不死的千年女鬼。”“讨厌!凡凡你怎么能这么说我!”美少女姥姥抗议。“真是抱歉,说了实话啊。”口气里一点抱歉的意思也没有。美女的表情刹那间千变万化。“凡凡我恨你!”她啪地给了他一个耳光,捂着脸穿出电梯门消失。霈林海看着楼厉凡被打肿的脸,有些呐呐地道:“厉……厉凡,你好像伤害到她了……”楼厉凡看他一眼:“你很心疼?”“啊?”“……没关系,她的心就像金刚石一样,用王水都化不掉。”“呃?”四百二十楼到了,电梯门无声滑开,刚才伤痛跑掉的美女姥姥,正笑得很开心地站在门口等他们到来。“小凡凡!”她又扑上去了。楼厉凡躲开。“……明白了。”霈林海说。果然是金刚石做的心啊……四百二十层大概有一百个左右的病房,其中有二十间加护病房,霈林海等三人站在传送带上,往楼厉凡父亲的病房前进时,可以将沿路病房内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。霈林海透过一块块病房的玻璃,或没关好的门缝中看见里面的情景,几乎无一例外地,全部都是被病痛折磨得异常痛苦的脸。他忍不住开始猜测,楼厉凡的父亲到底是生了什么病,既然说是来见最后一面,即是说那不是重伤也是绝症……他已经做好到时要流露出同情,又不会太同情的表情来的准备了。传送带将他们一直送到了四二0一00房间的门口,霈林海看了一眼门上镶嵌的那对名牌。左面的名牌上写着“楼希雷”,右面的名牌上写着“天一红霞”。那是病房内病人的名字。楼希雷……有点耳熟……天一红霞……这个好像更耳熟……但是,是在哪里听过的呢?楼厉凡也看到了另外一张名牌,有些困惑地低声道:“怎么回事,连我妈也……”“姓‘天一’的那个是你的母亲吗?”“是啊。”真的很熟,不过这两个名字好像并不是同时听说的,到底是……?在他们说话的当儿,美女姥姥已经大剌剌地推门进去,然后用很招摇的声音喊:“美丽的女儿!英俊的女婿!我可爱的孙子带着他的情人来看你们了!”楼厉凡的脸唰地一下就黑了:“不要胡说!”霈林海脸色也很难看,万一楼厉凡无法在他们身上发泄怒气的话,那怒气最后必定会转移到他头上……四二0一00病房很大,比普通病房要大出十倍以上,不过里面摆放着各种抢救用器械,连全息透视仪和活体检测机等大型器械也被弄了进来,把空间占的满满的。可即使如此,那里看起来却不太像是器械完备的抢救室,反而更像仓库……楼家父母躺在两张寒酸的单人床上,在仪器的包围下,就像某种灵长类生物一样可怜。不过他们的病并不像楼家姐姐们说得那么重,因为他们一没有戴氧气罩,二没有戴上生命监护器。楼妈妈——天一红霞,只是右手被石膏固定着,而楼爸爸——楼希雷,就稍微凄惨了点,全身有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包着石膏,剩下的百分之三十,也有绝大部分缠着厚厚的绷带,全身上下露出来的只有眼睛和鼻孔,其余地方都被裹了个严严实实。霈林海曾听说楼厉凡的父母都是灵异界的前辈,虽然他极少看灵异界的节目,不过他们的工作应该和普通的灵能工作者差不多。这么说来,他们的伤一定是工作时留下的吧!想到这儿,霈林海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敬意。楼厉凡随手拉了一张椅子,坐在两张床中间。“原来你们真的受伤了啊,”他平淡地说:“怎么回事?”楼希雷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被石膏绑成木乃伊的手臂上下乱挥。霈林海仔细看才发觉,原来他的下巴也被石膏托着,嘴更是被绷带封住了,难怪没法说话。楼厉凡好像没看见老爹挣扎着想说话的样子,继续对神色有些怪异的母亲道:“有委屈就快点抱怨,我不想耽误太多课程。”天一红霞的脸色忽然涨得通红,又很快由红转黑,看起来像憋气憋了半天快死的样子。霈林海满头雾水,不明白她到底想干什么。还是她的儿子最了解她,站起来用力在她右手的石膏上一敲:“想装哭就下点狠心,看得我都累了。”天一红霞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顿时满脸倾盆大雨:“哇——儿子!儿子啊!你爸他啊——他居然搞外遇啊!他居然搞外遇!你说他该不该杀啊!儿子啊——”她边哭边拍自己的石膏,霈林海的脸一直在抽搐,他觉得这么拍还不如掐自己的大腿更好,万一骨头再错位怎么办……楼希雷的胳膊晃得更厉害了,可惜谁也看不懂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“为了外遇你就把他打成这样?”楼厉凡问。“可是他居然反抗啊!”天一红霞哭的悲痛欲绝:“你看看我的手都骨折了!”“是你打烂他下巴的时候,把自己的手打错位的吧?”天一红霞静了一下,又嚎啕起来:“你居然帮他!你居然帮他不帮我!啊——妈!你看他们父子两个都欺负我!”当发现女儿的注意力,开始转向自己的时候,美女姥姥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穿墙逃走了。见老娘逃走,天一红霞的眼泪攻势又转回儿子身上:“你整天不回家!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你回来,你还不情不愿的!你怎么这么不孝啊——”“我又不是在外面玩……”天一红霞哭的更大声了,似乎想把楼厉凡和楼希雷的声音都盖过去:“既然你现在回来那也就罢了!可你为什么还要带个男朋友回来啊!你让我怎么去见死去的老爷啊。”楼厉凡的脸色逐渐转成了绿色,他呼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。“你好好休息吧!我走了!等你清醒了咱们再说其他事!”生硬地撂下这句话后,他转身离开病房。霈林海跟在他身后,脸色也有点绿绿的。天一红霞造作的哭声从后面跟上来,两人都捂住了耳朵。“你妈妈她……”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似的……“她在掩饰心虚!”站在传送带上,楼厉凡咬牙切齿地说。“咦?”“这事绝对不是我爸外遇这么简单!八成有其他什么问题,她怕我看出来了,就在那里胡搅蛮缠,这种事她干太多了!”“哦……怪不得……那我们现在去哪儿?回学校吗?”楼厉凡想了一下:“不行,还不能回去,我得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平时他们也打,可是从来没把我爸打得这么严重过。我去找我祖父,问问看她究竟隐瞒了什么。”想起天一红霞的那句“怎么对得起死去的……”,霈林海道:“可是你老太爷不是?”“是啊!”楼厉凡不耐烦地回应:“所以我才要去找他的魂回来呀!”话音未落,一个苍老的声音已经插了进来。“我可爱的孙子,你找我?”一张慈祥的脸蓦地出现在他们面前——只有一张脸。霈林海忍不住颤了一下。楼厉凡表情未变,很自然地与那张脸打了个招呼:“爷爷,最近身体怎么样?”那张脸满是笑容:“哦,还不错!你刚说找我有事?”“是啊。”楼厉凡看一眼父母的病房,压低声音在那张脸的耳边道:“他们这次又是怎么回事?”那张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:“啥?你再说一遍?”“你不要给我装听不见。”楼厉凡微笑了,笑得非常恐怖:“老实告诉我,否则……”那张脸咳嗽了两声:“这个嘛,其实也没什么……”“嗯?”楼厉凡的脸又离他近了点,霈林海可以感觉到那张脸上被冻了一层霜。“好了,凡凡,你别离爷爷这么近,爷爷心脏病都要犯了……”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那张脸张了张嘴,好像想说什么,忽然看向楼厉凡身后,表情霎时变得非常温柔。“女儿你别生气!爸爸死也不会说的!再见了!哈哈哈哈!”那张脸唰地一声便不见踪影了。楼厉凡回头,发现天一红霞正站在病房门口,对他们笑得非常非常温柔。“儿子……你想从你爷爷那里听到什么呢?”她的笑容和刚才楼厉凡的如出一辙,霈林海只觉得有西伯利亚的冷风呼呼吹过,几乎就要被冻成冰雕了。“来问妈妈嘛,妈妈绝对会一五一十告诉你的!”楼厉凡和她对峙了几秒钟,一字一句道:“不、必、了!”转身,拉着已经被楼妈妈的温柔笑容,冻得全身僵硬的霈林海离开。虽然还不是很了解确切情况,但楼厉凡还是从妈妈的反应中,肯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。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究竟是怎么难堪的事情,让楼妈妈始终讳莫如深?“……我看,我还是留下来多住几天好了。”楼厉凡带霈林海回到了五百层,一边以指纹识别开门,一边道:“我看也不会出什么事,我不会失控的。你要是着急的话,我明天派人送你回去。”霈林海考虑了一下:“我能不能……先不回去?”“为什么?”房门打开了,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撒满了房间,落在他们身上。房间内散乱地摆放着几张沙发,凡是靠墙的地方都摆满了书架,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书架上各式各样的书琳琅满目。房间中央放着一台大型电脑,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仅萤幕便有一人多高。电脑桌上随意放着一些零碎物品, 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就好像这房间的主人只是出去了一会儿, 香港九龙图库精选资料立刻就回来似的。“我先说好,”楼厉凡将背包顺手扔到地上,往浴室走去。“我家可是很危险的,那三个魔头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爬到你的床上去,到时候你跟我哭我可不理。”“……我……我知道……”楼家姐妹的“手段”,他在学校就已经领略过“一点点”了,他不认为自己现在有办法对付她们。“不过我总觉得……”楼厉凡站住了脚步:“你觉得什么?”不知何处传来的冷风,一本被丢在地上的书被翻得哗啦哗啦响。霈林海环视四周,道:“我总觉得,这个房间……不,这栋楼有点什么问题,从进来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。”楼厉凡转身看着他,那眼神很认真,认真得让霈林海反覆审视身上,是不是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,让他露出这种眼神。过了一会儿,楼厉凡却忽然笑了起来。“进步不小。”他笑着说:“居然能感觉得到,说明这段时间你有用功。”这还是楼厉凡第一次夸奖他,霈林海觉得受宠若惊。“这栋楼是建造在某个封印上面的。”楼厉凡没有注意到他的吃惊,继续说道:“它本身也是封印的一部分,所以你会有很奇怪的感觉也很正常。”霈林海松了一口气。“而正因为它也是封印,所以必须有人来看守,我们楼家自然就担负起这个使命。做为交换,灵异协会将顶部一百层交给我们家,同时也因为顶层是封印的重要阵眼之一,有我们镇守的话,他们也比较放心。”霈林海想了想,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我总觉得好像不是封印的关系……”“的确,如果是平时,你不该是这种感觉的,”楼厉凡轻描淡写地说:“现在嘛……是因为封印开始泄漏了。”“泄……”霈林海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:“泄漏!灵异协会盖了这么大的楼,就是为了封印,怎么会泄漏了?”楼厉凡笑了笑:“是啊,我们也觉得奇怪,后来才发现有人破坏。地基是封印的中心,那里被人挖开了很大的洞,封印核心也差点被偷走。”“我们不得不加紧看守,可是不管地基修补得多么完美,封印也没办法回到最初的状态,只能让它就这样慢慢漏着,说不定哪一天,那下面封印的东西就一口气全跑出来了呢。”霈林海开始发抖:“那……那你们还这么悠哉?”“那有什么办法?又不是我们的错,灵异协会也不能把我们家怎样。”“不是灵异协会!难道你们就不担心里面的东西出来会造成什么结果?——对了,说了半天,你们家下面到底封印了什么?”“哦,那个啊……”楼厉凡笑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你到底是不是专业的灵能人员啊……说完那句话,楼厉凡便进了浴室洗手,霈林海站在那里,忽然想起一件事——他问了这么多问题,楼厉凡居然没有生气!平时如果他这么东问西问,就算不遭到一顿毒打也会被骂,可是这一次却没有,看来楼厉凡似乎比在学校时温和多了。楼家三个姐姐是楼厉凡被迫回家的元凶,可是等他回来之后,他却发现那三个魔头并不在家中,和她们始终联系不到。他和四百五十层的资讯室联络之后才知道,原来她们一听到他正赶回家的消息后,便立刻动身逃到夏威夷享受阳光去了。楼厉凡往后退了一点,以便能更加看清大萤幕。萤幕上面是三个魔头穿着比基尼搔首弄姿的模样,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甩飞刀。虽然她们都是些为了玩乐可以出卖弟弟的恶魔,但这次还是不太寻常。把他用几乎算危言耸听的说法叫回来,她们却如此迅速地逃走,这绝对不是“耍他玩”这么简单的原因,就能涵盖的。会是什么原因呢?有什么原因能把这三个魔头都吓住呢?或者说……这世上有什么东西能吓住这三个魔头吗?霈林海被安排住在和楼厉凡同一层的客房,他休息了一会儿,发现对工作人员送来的晚餐没什么胃口。大概那个封印真的泄漏了,他现在只觉得浑身都好像裹着一层什么东西,某种黑暗性质的东西一直围绕在他的身边,怎么甩也甩不掉。既然这样……他想了想,便随意准备了一下,走到浴室打算洗澡。虽然封印泄漏,不过也只是泄漏而已吧?连楼家的人都面不改色地在这里长住,他这个暂时住客又有什么好担心的?他一边思考一边踏入浴室,刚一脚踏进去,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。他颤了一下,左右看了看,并没有什么让他觉得异常的地方。或许,这也是封印泄漏的结果吧……他这么安慰着自己。不过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是光安慰就能解决的了。当他打开开关,让热水冲淋下来的一瞬间,他忽然心中一痛,耳中传入一阵强烈的轰鸣,新闻资讯伴随着剧烈的震动,他脚下一滑,碰一声跌坐在地上,痛得半天没起身。刚才那是地震?他艰难地起身,又是一阵可与刚才媲美的剧烈震动,他咚地一声又跌了回去。如此反覆三次,震波才终于完全消失,可是他却已经被摔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这下面封印着东西吗?封印是不能建在地震带上的啊!难道灵异协会的那些人没注意到这一点?霈林海已经没有力气再追究什么了,他草草洗了澡,穿上一件浴袍,捂着后腰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。他决定了,一定要向楼厉凡问清楚,他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否则再被摔上一次,他非得残废不可。当霈林海出来时,意外的发现楼厉凡正坐在客厅里,手里翻看着什么东西。“厉凡?”楼厉凡抬头看他的样子,又惊又笑:“你扶着腰干什么?撞哪儿了?”“嗯……”霈林海摸着仍然隐隐作痛的尾椎骨,不无委屈地道:“刚才摔了个半死。你家是在地震带上吗?我差点没残废。”楼厉凡的笑容消失了:“你说什么?”“刚才挺激烈的震荡,摔得我……”看到楼厉凡的表情,霈林海心中咯@一下:“难道你没有感觉到?”楼厉凡神色严肃地摇了摇头,扔下手里的东西就往浴室走:“你刚才是在这里感觉到的吧?”“就在浴室的正中心。”走到浴室门口,楼厉凡蹲下,手指从下至上摸摸门框,又进入里面,仔细查看喷水的十几个小喷头,最后伸手摸摸地板。“这里,对吧?”“嗯——大概就是那。”楼厉凡伸手按住那里的地砖,忽然好像想起什么,将手收回来,可是没过几秒钟又将手放了上去,手心发力,用力一吸,几块地砖被撬了起来,露出了下面的材质。他又顿了一下,直起身体,乓啷一声将手中几块地砖扔到旁边。“你看看吧。”他转身走开。霈林海看一眼地砖被剥开的部分,便怔立当场。被剥去外壳的地方露出了下面的东西,那里原本是特制的含咒凝土,非常坚固,可是现在却裂开了手臂粗的一条大缝,缝隙纵长蜿蜒,不知延伸到哪去,缝洞内则是一片黑暗,似有若无的微风吹出来,混杂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。“这到底是……?”楼厉凡冷笑:“我就说那三个魔头,怎么会放过欺压我的大好机会!原来是预感到有麻烦,就集体逃亡去了!”霈林海一只手放在裂缝上,回头对楼厉凡道:“有魔气。”“嗯。”楼厉凡点头道:“我一听说她们不在就觉得不对劲了,所以想来告诉你最好先回去,这里恐怕有问题……果然有问题,而且问题不小。”霈林海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:“是你说的那个破印吗?”楼厉凡摇头:“不,应该不是以前破裂的地方。我看这恐怕是另外一个地方泄漏的影响。”“又有人破坏?”“这个还不清楚,必须要查看一下封印的结构,才能进行判断。”“噢……”霈林海应着,慢慢直起身来,刚才摔到的地方忽然一阵剧痛,他腿一软便向前栽倒过去。楼厉凡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,可是他的一只脚却已经陷入了裂缝中。霈林海大惊失色地想要挣脱出来,却发现那裂缝竟似想吞噬他一般,开始缓缓向内蠕动。楼厉凡喊一声糟,用力想拉回霈林海,却忽然发现自己全身的力量竟在慢慢流失。他越是用力,力量流失的速度就越快。“霈林海!你自己使劲!我的力量在外泄!”霈林海另一只手紧抓着地板,五指在地砖上留下了一串扭曲的印记。然而即使如此,也没有延缓他被拖走的速度,裂缝那边的力量,比他们想像的要大得多。“我也不行!拉不过它啊!”楼厉凡心中一沉。不该出现这种情况的!这栋大厦本身就是封印,无论如何不该出现魔气的裂缝,即使有魔气的裂缝,也该在最短的时间内被自动修补好才对,怎么会把人往里拉?这裂缝到底是……正在他们拚命与那个洞窟拔河的时候,一个在此时听来不亚于天籁的清脆女声,在他们的头顶响了起来。“以我千年之力,修补破印,封锁魔心,锁印!”喀啦一声,浴室发出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撕裂又碰撞的巨响,霈林海的脚立刻从缝隙中抽了出来,缝隙轰地一声对合起来,地砖自动飞回原位,再也看不出之前的痕迹。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慢慢从上面降落,霈林海想抬头看看是谁,抬到一半却发现对方穿的是超短裙,他又慌忙将头低下。楼厉凡自始至终低着头,霈林海看他一眼,觉得他不是怕看到短裙风光,而是脸色有点发白地在想什么事情。“凡凡!”非常年轻,却非常威严的女声,霈林海觉得很耳熟,很长时间以后,才想起那是楼厉凡的姥姥,只不过之前她的声音都没个正经,所以一时没想起来。“从你小时候起,我跟你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?”绣花鞋已经降落到地上,霈林海仍然不敢抬头,楼厉凡也同样。“说!我是怎么教你的!”楼厉凡低声道:“所有地板下均有咒印,无论发生什么事,在没有得到允许之前,不得破坏任何一处。”“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把那里掀掉?”“因为我觉得那里有魔气泄漏……”“魔气泄漏的是你吧!”楼厉凡猛地抬起头来。千年女鬼厉声道:“别蒙我不知道!自从这次回来以后,你身上带的气息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,甚至连灵力波动都变了!回来以后就觉得不舒服是不是?所以才忍不住要去掀地板吧!为什么都不跟我们说?这种事情告诉我们会很为难吗?”楼厉凡又低下头去,似乎想以沉默对抗。“你不回答也没关系!”女鬼继续道:“不过你不能再待在家里了,回学校去吧!”楼厉凡低着头,仍然没有抬起来。“你到底听到我说话没有!”楼厉凡将目光缓缓上移,一直移到她的脸上。“你到底是因为我破坏了封印而发火,还是想快点把我从家里赶出去?”霈林海发现女鬼的表情有一瞬间闪过“惊恐”二字,但是那表情的变化实在太快,他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了。“你一直不告诉我,地基下面到底封印了什么东西,以为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吗?封魔印的效力太强,所以普通人无法分辨它到底是什么。“可是现在我体内充满了魔气,虽然外部表现可以骗得了别人,但我想你绝对可以感觉得到。我知道这是封魔印,再没有比这个更确定的事了。”“现在封魔印让我很不舒服,所以我不跟你辩,总之你们越是想办法逼我走,我就越不走。我要待在这儿,直到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女鬼的表情发生了严重的扭曲。霈林海看着她的脸,脊背后面一阵发麻,心想万一她的五官掉下来那可怎么是好……“凡凡!你——”楼厉凡捂着额头,面色不善地道:“我这次回来脾气很好吧?甚至没有用封鬼印打你。那是因为封魔印现在压住了我一部分魔气,把我的脾气也一起压住了。不过这是有限度的,我现在还不清楚临界点在哪里,你想试试看吗?”女鬼的表情扭曲越发严重,五官变得就好像恶灵似的。“不要以为你什么都知道!”她尖声叫道:“等知道真相你会后悔的!”“后悔也无所谓,你别想再用你一千岁的年龄来压我。”女鬼气得用手指指着他啊了好几声,最终愤然转身消失。她消失的背影看起来仍然如此强悍,霈林海担心地道:“厉凡,这次她好像真的生气了,没关系吗?”你家都是睚眦必报的人吧……这句话他没敢说出口。“没关系……”楼厉凡更加用力地按住太阳穴:“你能不能不要管这些事?先把我扶起来再说,我头疼死了!”霈林海忙扶着他的胳膊,让他站起来:“怎么了?刚才就头疼吗?”楼厉凡的身体晃了一下,好像想说什么,却忽然扑向马桶,抱着它一口气吐了个昏天暗地。霈林海慌了手脚,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给他拍背,连声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楼厉凡只顾呕吐,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,楼厉凡才好不容易缓过气来,让霈林海把他扶到客厅里坐着。这时候他已经吐得快脱水了,霈林海把冰水递给他的时候,他仍然为胃里一阵恶心痛苦万分。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霈林海坐在他旁边担心地问。楼厉凡感觉好点了,深深呼出一口气,道:“你以前……都是这样吗?”“嗯?什么?”楼厉凡深呼吸,这样让他能觉得好些:“就是被我强行借用力量的时候,还有力量输入我体内的时候,都很痛苦是吧?”“唔……这个……”霈林海想了想,小心地组织了一下措辞,道:“的确是很痛苦……不过每次不都是迫不得已吗?你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那么做,我没关系。”楼厉凡慢慢把冰水杯子从额头上取下来,放回桌子上,看着霈林海道:“你不明白,那不是‘迫不得已’,其实有别的选择,可是我没有那么做……我是故意的。”“啊?”“因为我对你……一直都……很恼火!”霈林海的脸青了。“你拥有许多人羡慕的能力——那‘许多人’中也包括我。但你却不知道应该如何使用,空有一身的宝藏,却只能任由它烂在深山里。发现那些宝藏你根本无法善用时,任谁也会发火的。”“让你做点什么,你速度慢,领悟力不足,人又迟钝,做得也不好……真能把人气得半死。我知道你是半路出家学习灵异学的,可也不能蠢成这样!”霈林海的脸紫红紫红的,低头道歉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“我不是说出来让你道歉的!”霈林海闭嘴。“但是——不管怎么样,你是个好人。”霈林海惊讶地看向他,楼厉凡却没看他,他的眼神在四处躲藏。“我这人脾气太暴躁,如果换了别人,别说一年,就算是一天、一小时,也不会想和我多待吧。”不……不是他们不想,是他们不敢……霈林海在心里说。“可是你不一样,有时候甚至可以容忍我没事找碴,尤其是这两个月——不!当然只是偶而!”在最后几个字上他加了重音,让霈林海不知怎地很想笑。“可是当时我不这么想,总觉得你笨得让人火冒三丈,欺负你用以抚慰我的心灵,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“你被魔女的诅咒折腾到死,说明你修炼不足;强夺之力大咒式圈夺了你的力量,当然更是你活该,而我自己也为此受了不少罪。”“现在我体内的魔气,让我整日暴跳如雷、拿你当出气筒,原因更是在你身上,如果你体内没有魔气不就没问题了吗?”霈林海忽然发现,原来自己的罪过这么深……“但是……”楼厉凡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:“但是直到刚才,我的力量被那个裂缝吸走的瞬间,我才真正明白你的感受。”就好像脚下有一个黑洞,发疯一般拚命吮吸着自己的力量,体内骤然出现的能量空洞,让楼厉凡有种失足坠落的失重感,几乎就要惨叫出声。“我只是被吸走一点点力量就这样,那么你呢?这么一想,忽然觉得很对不起你。原来我从来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为你想过,很抱歉。”从来没听过楼厉凡向自己道歉,霈林海花了很长时间,才能确定他这番话是说给自己听的。其实在此之前,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楼厉凡使用他的力量的必要性(或无奈性),可即使是现在他说出了这番话,他对楼厉凡的信任仍然不会变。因为,不管楼厉凡做什么,用什么方法去做,一定有他的原因、有他的判断,而他的判断——这是霈林海将一直坚持下去的准则。可是没等霈林海说出这番感人肺腑的话,楼厉凡的脸色已经泛出了红色,这是他对自己说的话开始后悔的征兆。“总、总之!我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!”他的语气蓦地变得蛮不讲理:“在这个家里,身上带有魔气的我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,可是我只拥有你三分之一的力量,你现在所剩的能量还比我高出一倍左右,我只想知道——霈林海,为什么你没事?”霈林海怔住。的确,虽然封魔印的效力对地基外的效力并不算大,但已足够让身具魔气者浑身不舒服,既然楼厉凡已经有了反应,那为什么霈林海没事?霈林海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个问题。“这个……这个你问我也没用啊。我的确是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,只是在刚到你家的时候,觉得有点怪怪的而已。”“对了。”楼厉凡道:“你刚到的时候说过有哪里很奇怪,当时是什么感觉?”霈林海想想,道:“就好像是……一脚踩空,又被什么托起来的感觉。”“一脚……踩空?”“对。”楼厉凡陷入了困惑中。如果只是一脚踩空他还能解释,因为他当时也是同样的感觉,但是“托起”……他又和霈林海探讨了一些问题,但可惜都没有什么进展,唯一有点依据的猜测是——楼厉凡身上的能力,还没完全转化成适应自己的灵波,因此感应才会不太一样。然而即使是这个猜测,也有些理不直、气不壮,因为楼厉凡对身上的能力,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,出生在魔女家庭,又对魔女的灵力魔化技术了如指掌的他,要掌握体内的魔气不是什么难事,他只剩下外壳的灵波还没有转化完全而已。晚上九点,他们暂时放下这个问题,决定先休息,第二天再进行讨论,一定要找到原因才行。“那就先这样,明天有时间我们再继续谈,有必要的话,我会连我爷爷也一起拉过来,问问他也许有结果。”“好。”“晚安。”直到那个时候,霈林海还没有意识到,自己竟然会是最后一个见到楼厉凡的人,而那句“晚安”,是楼厉凡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。第二天,当霈林海打开楼厉凡虚掩的房门时,发现他不在里面,所有的东西都依然静静地放在原位,一动也没动。再之后,他发现楼厉凡不在这一百层的任何地方,楼厉凡哪儿也不在了。楼厉凡,二十一岁,三六九七年五月二十二日,失踪。

原标题:你笑可杰凉的早,可杰笑你看得少,直播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原标题:刷新纪录!线上卖房效果彰显:恒大前4个月销售2126亿,回款1782亿

,,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

Powered by 曾道人二肖公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