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正文

”东崇轻笑道:“再恨也没用

admin | 2020-06-05 10:02 浏览数:
要进入魔界,很容易。要想办法救人,似乎也并不难。可是这个过程嘛……似乎稍微辛苦了点。翅膀的飞行不是只靠法术,它是用法术安在人身上的“器具”,不使劲的话它是不会飞的。人不是鸟,骨头没鸟那么轻,大自然也不是创造人的身体来飞的,所以即使安了翅膀,人还是不如鸟。刚开始飞翔的时候,大家都带了少少的兴奋,但时间慢慢过去,当他们发现尽头依然遥遥无期的时候,这兴奋就逐渐消失了。苏决铭的空间追踪是带有光的性质,追踪时的速度几乎与光相当,虽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即被弹回,但只是这样的距离就够他们飞许久的了。六对巨翼在红海海面上急速飞行,从刚开始的情绪高涨到现在的精神疲惫,大家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,飞行的路途越沉默,这条路便显得越来越漫长。罗天舞和乐遂已经显露出明显的疲态。天瑾一直看着前方专注地飞行,但脸色也有点不好。东崇、东明饕餮、云中榭和霈林海倒是不见多么疲劳,却都露出了些许烦躁的表情,这种长途飞行太消磨人的耐性了。“天瑾,你能测出还有多远吗?”霈林海问。天瑾沉默一下,道:“大概还有十分之九的距离……”东明饕餮唰地就掉下去了,他旁边的东崇眼疾手快地揪住了他的领子,使他免于坠入那诡异的红海。“小心点,你背上的符咒一被红海沾湿就会失去作用。”“我不想飞了!”东明饕餮忿忿地道。东崇道:“我们的能力相通,现在我并没有感到疲惫,你也要多坚持一阵子。”“我不想飞了!”东明饕餮大叫:“照这种速度要飞到什么时候!”东崇的微笑仍然温和,却带了一些莫名的烦躁情绪:“那你就停在这里别走吧。”东明饕餮更是心头火起:“那你就放手啊!我留在这里!”“不要这么任性!”东崇怒喝。“我就是愿意留在这怎样!你有本事放手啊!混蛋!”东崇低头看他一眼,手忽然一松,东明饕餮大叫一声,扑通落入水中,激起高高的红色浪花。霈林海大惊失色:“东崇!你怎么真的把他扔下去了!”东崇的眼睛斜斜地在霈林海的脸上扫了一下。“不听话的孩子只有吃点苦头才会老实。”他都忘了,东崇其实是看着东明饕餮长大的,就算说是他的养父也不为过。但是||他总觉得,现在的东崇和平时不太一样,至少那个东崇不管发生什么事,也绝对不会一言不合就把东明饕餮扔进水里,更何况还是不知道底下有什么的魔界红海……果然是飞的时间太长,耐性都被磨光了吗……“救……救命啊||咕噜……咳咳咳咳……救命||”东明饕餮在水中载浮载沉,他背上的翅膀已经不见了,看来符咒的力量在红海中果然会消失。“他好像||不会游泳?”霈林海惴惴地问。东崇笑一下道:“不,他只是碰到红色的水就晕。”“啊?”“他不仅怕僵尸,也怕血||其实不是血本身,而是怕那是自己身上的血……他那时候受的伤,好像直到现在还在和僵尸一起折磨他。”“啊……这样啊……”东崇缓缓飞低,拉住了就快没顶的东明饕餮的衣服。东明饕餮被他从水里缓缓拉起上半身,一双眼睛怨毒地盯着他。“别用这种表情。”东崇轻笑道:“再恨也没用,面对敌人的时候,光用眼神是杀不死人的。”东明饕餮哼了一声,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,然后上身向后倾了一点,深吸了一口气||“噗||”他狠狠地喷了东崇一脸红水。“哈哈哈哈哈!你说得没错!光用眼神是杀不死人的!哈哈哈哈!”东崇气得连头发都快一根根竖起来了,他用力抹掉脸上的水,右手一扬,东明饕餮带着完美的弧度,呈抛物线状飞了出去,被霈林海接住。“你要是再这样,我就把你扔在这儿,一辈子和魔界兽住在一起!”好像是为了印证他这句话一般,一个小小的黑色影子出现在东崇下方的红海中,那片的红海变成了暗暗的红,那阴影不断增大,就好像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怪兽,正从深海中往上窜升一般……天瑾首先发现异常,但是那阴影增大的速度太快了,她只来得及喊出一句:“小心||”那巨大的阴影从水中出现,海水激起了楼房一般的滔天大浪。东崇向下猛然打出一个气击球,身体在瞬间窜升到最高处,只是身上沾了一些海水,并无大碍;不过罗天舞和乐遂就没那么幸运了,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卷入了海中,连泡都没翻起一个。霈林海带着东明饕餮速度不够灵活,在空中飞窜几次,方才勉强躲过了第一波大浪。从海中窜出来的那东西是棕黑色的,头部尖又长,基部很粗,上面有很多比他们的体形还大的吸盘,还有像是什么东西的触角。那东西出来一下,又轰的拍入水中,打出比刚才更大的浪,霈林海这一次就在大浪的中心,怎么躲也不可能躲得过去了,当大浪侵袭至他的头顶的时候,他咬牙将东明饕餮向东崇的方向一扔,便被卷了进去。天瑾飞得比别人更远一些,因此并没有受到波及。云中榭在发现波浪涌上的瞬间,也飞上了百公尺的高空,只是鞋子湿了一点,同样没有被卷入。东崇接到东明饕餮,身体由于重量而骤然降至海平面处,他只得拚力向后疾飞,大浪堪堪拍到了东明饕餮的背,没能将他们两个都打下来。那东西好像并不会别的攻击,只会用触手不断地拍击海面,可是即使如此,它拍出的浪花对来不及反应的东崇来说,也成了严重的威胁。触手再次升高,又以惊人的速度拍入水中,再次激起巨浪。东崇带着东明饕餮无法高飞,只得继续后退,想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再想办法攻击。可是大浪一波接着一波袭来,让他根本腾不出手,远处的天瑾和云中榭好像又在向他这边呼喊着什么,他的耳朵被大浪的声音占据,完全听不清他们到底在喊什么。云中榭向他这边飞来,不断向他打手势,他看了好一阵子才明白,他在说后面……后面?他没来得及回头,只听咚的一声,背部撞上了什么东西,一只翅膀扑啦啦地掉下来,化作一张残破的符咒掉入水中。到底是什么东西……不过现在不是追究那个的时候,后有障碍,前有大浪,他此时根本无处可逃,一只翅膀也支撑不了多久,他就算不被打下去也一定会自己掉下去。他低头看了一眼东明饕餮,不能让他和自己掉下去,唯一的办法,就是把他扔到正往这里飞来的云中榭手中,只要这样的话……然而他刚刚举起东明饕餮,却发现他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袖子,表情坚韧异常。他呆了一下。“你不要总是在不该懂事的时候乱懂事好不好……”大浪卷过,红色的大海上只剩下云中榭和天瑾两个人。那触手一样的东西,不知何时已经增加到了几十根,严密地包围着他们两个,而刚才东崇碰到的地方就是其中一只。云中榭举起右臂,手上聚合起一个耀眼的光球。以他的力量||或者说,花鬼的力量||要打断这些东西不难,把它完全打死也很容易,但就怕它还有同伙。他对魔界不太了解,这种东西是否群居他也不清楚,要是打死它,再聚来更多的东西怎么办?他只犹豫了一下,便欲将手中的东西击下,却听天瑾在那边大叫道:“住手!”云中榭皱起了眉头:“你要干什么,女人!”“它没有恶意!”“什么?”“不要打!”“为什么?”云中榭瞬间的分神让那些触手有了可趁之机,几条触手在他们吵架的当儿猝然冲前,以迅雷之势给了他们一个迎头痛击。在被拍进水里的时候,云中榭还在想||古人说的没有错,女人的话还真是不能听……然后,一片黑暗。再次醒来的时候,霈林海发现自己又是第一个清醒的。不过这次他醒来不是因为昏够了,而是因为晃得太厉害。他仔细看看周围的情形,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正被那个打他入海的触手挂着腰带拎着,其他人也基本上是同样的姿态,一人被挂在一只触手上,看起来就像一个圆形晾衣架……触手们在水里浮浮沉沉,速度又比他们飞得快了不知多少倍,所以他才会觉得晃得厉害。他试着用力晃动一下,那触手纹丝不动,他的腰带却有点好像要断的意思,他叹了口气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?想把他们带到哪去?它想干什么?他摸了一下挂着自己的那条触手,又滑又黏,除了吸盘之外都很光滑……吸盘……吸盘?他戳了一下离自己最近的吸盘,那个吸盘微微颤动了一下。这个难道是||章鱼?这么说这家伙难道是想把他们全部打昏,带到自己的窝里想怎么吃……不要啊!想到这儿,霈林海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,他抓紧腰带,开始拚命地前后晃荡,试图甩脱它。“别晃了。”他向声音来处看去,发现天瑾也醒了。“可是它想吃我们!”霈林海紧张地说。天瑾面无表情地道:“它才懒得吃你,它是来接我们到海那边去的。”“啊?”天瑾拍拍卷着自己腰部的触手道:“你没发现它其实什么危险的攻击也没做,只是拍起一点水花把我们打下去而已?”“……那是﹃一点﹄水花吗……”“我不清楚对方是谁,不过的确有人命令它把我们带到海那边去,理由是我们的速度太慢了。”“嫌我们速度慢?”霈林海立刻想到一个人:“是厉凡吗?”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想不是他。”霈林海惊讶道: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它的身上,没有楼厉凡的﹃思念﹄。”没有楼厉凡的“思念”,说明它从未见过楼厉凡,那么,对方会是谁?“我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,就是对方想让我们过去,是好意还是恶意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那些触手果真将他们带到了海的对面,好像丢垃圾似的将他们一一丢在黑色的沙滩上,然后自己很高兴地高高跃起,哗啦一声跌入海中,迅速游走。在它跃起的一瞬间,霈林海看到了那东西一直隐藏在水下的头部,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打了迎头一棒,张着嘴险些没晕过去。||那是一颗巨型鲨鱼头,上面长着几十只章鱼触手……“刚……刚刚……刚刚那是……什么?”霈林海发着抖问。“鲨头章,魔界特产。”云中榭大概是刚才被摔得很惨,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地说:“据说很美味, 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不过前提是你在吃它之前没有被它吃掉的话。”“谁会去吃那种东西……”东崇站起来, 香港九龙图库精选资料拍拍身上的沙子, 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顺便把被摔得不能动弹的东明饕餮也拉起来。东明饕餮看看他,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表情非常歉疚。东崇无声地叹了口气。“我没事,你不用摆出这种表情。”东明饕餮没有说话。天瑾在环视一圈,指着远处一座宏伟的建筑道:“就是那里。”所有人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,齐刷刷地白了脸色。那是一座宫殿,通体乌黑,顶部有一对牛角似的东西,其下为塔式,上大下小,有许多类似藻类的东西,挂在上面迎风招展。大家当然并不是在惊讶它上大下小的样子,当然也不是因为它上面挂着海藻,而是……“魔王神邸!”那是从小学灵异课本上就反覆出现的东西,据说是魔王所住的地方,里面有一万头怪兽和一千个魔将军守护,还有血池地狱和刀山火海,人类一去就会被放在上面做烧烤……连东明饕餮也发起抖来说道:“如果是魔公爵我们还能……还能一战……这个魔王的话……”云中榭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。罗天舞和乐遂躺在沙滩上,从醒来开始就用很凄厉的声音惨叫着,霈林海还以为他们哪里又被摔骨折了,过去给他们检查之后,才发现连轻伤都没有,看来只是患了“不想战斗”的病罢了。“你们打算怎么办?在这里待着等吗?”两人拚命点头。“休想。”天瑾走过来,随意地在罗天舞的腿骨上踩了一脚。她的鞋早已不翼而飞,但仅是光脚的力度,就已经足够让他放声嚎叫了。“不要啊!求求你!我们去!我们去呀!”天瑾冷哼一声,松开了脚。他们这边紧张万分,与之相反的是,东崇却大笑起来,边笑边往魔王神邸走。“东崇!”“没关系的。”东崇回头笑道:“来吧,魔王不在家。”东明饕餮叫道:“你怎么知道魔王不在家!”东崇看看他,好像在忍耐什么似的拚命咬住嘴唇,含含糊糊地道:“这个嘛……其实我在一千多年前见过他一次,那个时候……嗯……我们打败他……嗯,把他给封起来了。”打败魔王?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然而仔细再看东崇,他一副忍不住想做什么的表情,却拚命忍耐的样子,语调也有些怪异,说的时候更是结结巴巴的,怎么看怎么不自然。“你真的打败魔王了?”东明饕餮怀疑地问。东崇笑笑,却并不回答。“总之你们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,魔王现在也的确不在家,楼厉凡在那里对不对?我们去把他救出来吧。”说完他便向那里走了过去,一行人将信将疑地跟在他身后,心中充满困惑。走近一些才看清楚,那些好像海藻一样的东西,其实是深绿色的幡,由于年代久远而显得破破烂烂,从远处看就和海藻没什么两样。整个魔王神邸,由某种不知道什么质地的黑色金属铸造而成,离近一些,各处都闪烁着冰冷的光芒,仿佛远古时代的冷兵器。“魔王……真的不在吗?”霈林海仰头看着这个宏伟的建筑,困难地问。“这一点是绝对没错的,不过……”一听魔王真的不在,罗天舞和乐遂立刻兴奋地率先上前,用力去推那黑色的大门叫道:“让我们试试这魔王的门||”“听我把话||”大门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吱哇一声打开,卯足了劲开门的两个人咚的一声趴在了地上,被从里面涌出来的黑色盔甲战士踩得转眼间不见踪影。“……魔王是不在,不过为他守门的魔战士在啊……好像晚了。”“救命啊||”被踩得半死的那两个人,哪里还听得见他的马后炮啊。走在最前面的黑甲战士手中挥舞着大刀,虎虎生风地一挥,刀尖准确地指在最前面的天瑾鼻子上。“呔!何方妖孽!胆敢来魔王神邸撒野!”七人默然。你们这些魔王的属下有什么资格骂别人是妖孽……天瑾的表情变都没变,道:“我们是来找人的,能否将我们的朋友还给我们?”那位黑甲战士又挥舞了一遍大刀,在她面前一指道:“呔!何方妖孽!胆敢来魔王神邸撒野!”天瑾无言,这个人不会是有问题吧?“我们的朋友被人关在这里,我们只是想接他回去。”黑甲战士坚持不懈地,挥舞着大刀指在她的鼻子上:“呔!何方妖孽!胆敢来魔王神邸撒野!”现在大家可以确定了,这位战士的脑袋真的真的有问题。“好了,走吧。”东崇笑着说:“这些守门的只是木偶而已。”“木偶?”“魔王不在,魔战士也就只是木偶罢了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东崇呵呵一笑,纵身跃起,将黑甲战士们的脑袋当成踏脚的石头,潇洒地飞身而过。转眼间便已落到了人群后面。“魔界的大部分人民,都因为魔王被封印而觉得无聊,修炼的修炼、旅游的旅游去了,剩下的,也因为他们自己的强制睡眠而处于假死状态,这道门根本不需要谁来看,那些都是机器人,性能不错,就是型号老旧了点,显得比较呆。”……魔王居然也用得着科技吗?霈林海一跺脚,从魔战士们头顶上滚翻飞过。姿势是笨了点,不过还好没有碰到刀尖。“难道魔王不是那种就算在高科技时代,也只用大刀长矛骑怪兽的生物吗?”霈林海惊讶地问。东崇斜眼看他:“高科技时代当然有高科技时代的好处,骑着怪兽和导弹对抗,可不是明智的选择。”霈林海默默点头,对他的看法深以为然。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其他人也用了各种方式从黑甲战士们头顶飞身踏过,黑甲战士们果然没有阻拦,连动一下的人都没有,内幕资料只有最前面那个傻瓜还在“呔!何方妖孽……”地挥他的大刀。对于被踏在黑甲战士们脚下的罗天舞和乐遂该怎么办,霈林海发了好久的愁。不过很幸运,那两个人终究从战士们的铁蹄下挣扎着爬了出来,还带着一脸的鲜血惨叫:“我们要死了……”“没死就闭上嘴。”天瑾冷冷地说。那两个人果然闭了嘴。魔王神邸之内和外面一样,安静得让人觉得诡异,而且外面多少还有那个奇怪的太阳发出的光亮,这里面却是两眼一抹黑,只有远远地一盏小灯忽明忽暗,把这个已经很诡异的黑暗空间映照得更加阴森。众人摸索地循着灯光过去,发现那小灯原来是一条通往地下通道的廊灯,通道中每隔十个台阶便有一盏小灯挂在壁上,不过即使如此也不明亮,因为这些小灯实在太小了,只勉强算是有个亮而已。东明饕餮道:“这不是往下面的通道吗?要往上怎么走?”东崇反问道:“为什么要往上走?”“这里是地下室吧……”“不对。”东崇大笑道:“魔王神邸是在下面!上面那个只是装饰!”东明饕餮眼睛睁得很大:“下……下面?”他的脑袋里瞬间闪过“地老鼠”之类的大不敬词汇,立刻把那些念头甩开。“这是魔王的兴趣,他好像很喜欢地下。”“……那上面呢?”“实心魔铁制造,想上去就只有挖洞。”……这位魔王大人的喜好,除了颜色之外,其他的好像也不太正常啊……不过也难怪……魔王嘛……所有人在心里都这么对自己解释。东崇道:“而且楼厉凡也在这下面,对不对?天瑾?”天瑾摊开手掌,感应线在小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。“没错,是通往下面的。”“但是||”云中榭双手抱胸,提出了一个萦绕在所有人心头的疑问:“你这个旱魃,对魔界这边倒是很熟嘛。”“是吗?”东崇笑着,模棱两可地说了这么一句,便率先走下了地下通道的阶梯。霈林海等人跟在他后面鱼贯而入,伤痕累累的罗天舞和乐遂磨蹭了一会儿,还是在最后面跟了上来。通道极长,蜿蜒而曲折。众人跟在东崇后面,折来折去地转了无数个圈,方向感已经被转了个一塌糊涂,除了知道他们是在往下走之外,其他的就一概不清楚了。“这个通道到底有多长!”东明饕餮暴怒地跳脚。“嗯,很快就到。”东崇的语气很肯定。“半个小时以前你就这么说了!”东明饕餮大叫。“哎,是吗?”仍然是平静得让人想砍他的声音。不知道刚才那个对东明饕餮发火的他,藏到哪里去了。“你……你在耍我们!混蛋!”“真不好意思。”东崇回头,温和地一笑。东明饕餮扑上去就要和他拚命,却被他拉住胳膊往前一拽,面朝下扛在肩上。“我知道我知道,你不想走路了是吧?你这孩子真不听话。”“谁不听话!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!你这个万年不死的僵尸!”“哈哈……”“你觉不觉得……”霈林海在天瑾身后小声地说:“自从进了魔界之后,东崇好像就有点不太对劲,刚才那么烦躁现在又这样……好像哪里故障了似的……”“的确有故障。”天瑾声音平板地回应。“其实你也是啊……”霈林海在心里说。在与楼厉凡无关的事情上,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连话都说的少……做得太明显了吧。霈林海忽然站住了脚,侧耳倾听着什么。“怎么了?”“我好像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……”听到这话,大家纷纷竖起耳朵倾听,却只听见一片更甚刚才的寂静,哪里有霈林海所说的声音。“唔,也许是我听错……”霈林海正想道歉,却听平地惊雷的一声大吼,罗天舞和乐遂坐到了地上,其他人捂着耳朵纷纷走避。“侵入者何人!报上名来!”那并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喊的,当然也没有出现第八个人对他们喊这一声,那声音就好像是从墙壁中穿出来的,震得墙壁也嗡嗡作响。“又是木偶?”天瑾问。东崇放下东明饕餮,抬头看着顶部:“不,这声音好像是……”“我是魔女爵!来者何人!”五雷轰顶!大家张嘴愣住了。魔女爵,魔王的妹妹,相当于魔公主,地位仅次于魔王。不过这也只是从课本上听说的,他们谁也没有亲眼见过||除了东崇之外。似乎没想到对方竟会是魔女爵,东崇愣了一下,道:“啊……我是旱魃东崇,我们的朋友被请到魔王神邸来了,我们想接他回去……”“你们的……朋友?”那威严的女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:“哪个朋友?”东崇道:“他叫楼厉凡,我们的遥感师测出他在这里,能否请魔女爵高抬贵手……”女声蓦然尖利起来:“楼?你们是要找楼!是楼家的人让你们来的吗!”“啊……?”“回去告诉他们!他家的孩子我是不会还的!我要让他在这里一直关到老死!啊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东崇没来得及再说什么,女声已经狂笑着渐渐远去,听不见了。东崇看着房顶,眼神有些呆滞。“魔……魔女爵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?”霈林海颤抖地问。这个声音他有点熟……不,是很熟……或者说,是非常熟。但是……但是……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听过……“不……”东崇缓缓摇头:“魔女爵是很温柔的人,不过不能受刺激……又是谁刺激到她了?”“她是双重性格吗?”东明饕餮问。东崇沉默。一直沉默的云中榭忽然开口道:“这倒不是重点,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抓了楼厉凡。”大家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||除了霈林海。“魔女爵出现在魔王神邸很不正常吗?”霈林海非常疑惑地问。“……你不了解情况。”天瑾说。“所以我不是在问吗……”天瑾没理他,转头对其他人道:“时间不多了。”“什么?”问出这句话的同时,霈林海感到了某种极强的震动,这种震动很有节奏,而且随之而来的,还有同样有节奏的声音||“咚||咚||咚||咚||咚||咚||”就好像是||刚才被他们甩在后面的罗天舞和苏决铭,一路惨叫着狂奔而来,边跑还边大叫:“快逃啊!有大石头追过来啊||”对了!就好像是大石头在甬道的台阶上滚动的声音!包括天瑾在内的众人只怔了一秒钟,齐齐发一声喊,转身就往下狂奔而去。如果现在有人能通过又厚又硬的石壁,看到这个通道的话,那么他所看到的,必定是这样一副情景。四男一女在最前面不要命地狂奔,他们后面是两个跑得快断气的男子,这两个人的后面,则是一块比他们六个人加起来还大的石头,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追,每下一段阶梯就发出把人震得发抖的“咚||”一声。“这里不该有这种东西的!”东崇回头怒喝:“你们两个干了什么!”“我们什么也没干呀||”那两个人在门口的时候,本来就被踩踏得受伤挺重的,这会儿又不得不疲于奔命,很快就不行了。“救命||救||我们跑……跑不动了……”前面的人离他们越来越远,身后那要命的石头却离他们越来越近,再这么下去,他们肯定会变成人肉柿饼!霈林海叫道:“东崇!你有什么办法没有!”东崇回头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||他们有什么超能力?”“诅咒和水净!”“那就用诅咒打碎以后用水净化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”罗天舞和乐遂惨叫:“可是我们……没……没办法停下来施法啊!”东崇一脚踩错台阶,趔趄了一下。“怎么连这种笨蛋也弄来当助手……”天瑾用阴沉的眼神狠狠瞪他。“那就没有办法了……这样吧!”东崇跑得慢了一点,逐渐落到其他四人的后面,然后忽地一个转身,仅以脚尖点地飘飞后退,同时双手向后猛推那块大石,大石的速度立刻减缓了下来。“你们两个提升灵力,推住它!”罗天舞和乐遂回身,双手猛推大石,石头缓缓滚落两个台阶。罗、乐二人再提升能力,用力上推,石头终于停住了。东崇收回手,确定那块大石不会再滑落,便拍着那两个人的肩膀道:“这样就行了,从手心中发出爆裂诅咒总可以吧?”“是!”罗天舞刚要发力,却听天瑾忽然插口道:“不行!”“咦?”天瑾一指那两个可怜人,道:“你们就推着它待在那里,不准移动,在听到我的命令之前,不准让它掉下去。”那二人可怜巴巴地看着她齐声道:“可是我们支撑不住……”“支撑不住就去死,总之没有我的感应呼唤之前,让我发现你们松了手,你们就死定了。”如果松了手,他们肯定就变成肉泥了吧……还有可能等你回来制裁他们吗?霈林海结结巴巴地叫道:“天……天瑾,他们万一……”“我说了支持不住就死。快一点,我们还要去救楼厉凡出来。”你对救楼厉凡的事倒是相当执着哪……于是,可怜的罗天舞和乐遂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慢慢走远,连哭都哭不出声来。甩下了那两个悲惨的人,霈林海的心中始终惴惴不安,不时回头看一眼,想到临走时他们的眼神就实在安不下心来。天瑾却毫无歉疚之心,跟在东崇后面,步伐走得极快。云中榭看着她的步伐,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不对。她的速度原本没那么快的,现在却越来越快,连他们也快跟不上了,甚至连东崇也逐渐被她甩到了后面,和她渐渐拉开了距离。她到底是想干嘛啊?走着走着,霈林海忽然觉得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,他啊地一声大叫起来,声音与甬道四壁碰撞出嗡嗡的回声,震得其他人立刻捂住了耳朵。“霈林海你鬼叫什么!”东明饕餮怒道。霈林海很委屈道:“刚……刚才有人在我耳朵上吹气……”“没人有那个闲心给你吹||啊!”“气”字还没说出口,东明饕餮也捂着脖子跳了起来。东崇道:“怎么了?”东明饕餮缩了缩脖子:“好像……好像也有人在我的脖子上吹……吹气……”寒风吹过,几乎每个人的脖子或耳朵上,都感觉到了那种痒酥酥的、好像被人吹了一口气的感觉。而之所以说“几乎”,则是因为天瑾例外。大家随即听到了不知何处传来的女性娇笑声,那声音很软,很娇憨,是让所有男人听到都会骨头发软的那种声音。娇笑声围绕着他们不断旋转,就像有许多看不见的女孩,在他们周围转来转去。在这种地方当然不会有什么艳遇发生,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事情,也只有“异常”这个词可以形容,所以他们握紧拳头,身体的肌肉开始紧张了起来。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,在大门的四周逐渐浮现,那是一群看不清楚面目的女孩,手拉着手围成一圈,将他们围在圈内跳舞,口中唱着他们听不懂的歌。不过她们的歌词非常押韵,听起来非常舒服。“他们在唱什么?”东明饕餮紧张地问。东崇静默了一下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“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!”“我也只活了三千多年,不是什么都知道的。”“只……”“只”活了三千多年啊……“是咒语。”云中榭忽然道。霈林海道:“你听得懂?”云中榭笑笑道:“为了强夺大咒式圈,我曾经翻阅过很多资料。这应该是魔界下层某个少数民族的语言,很少有人知道。”“她们在说什么?”云中榭沉默。“你不会是没听懂,骗我们的吧?”东明饕餮嘲讽地道。连东崇都不知道的事,这个奇怪的人怎么可能知道!“你们确定要知道?”天瑾冷冷地道:“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吗?”云中榭又笑道:“没什么不能知道的,只是怕你们知道了后悔。”“嗯?”“她们唱的是﹃身体好呀工作好,家庭好呀赚钱好……,基本上就这两句了。”另外四人一跤滑倒。“这……这算什么咒语!”东明饕餮叫道。云中榭依然笑道:“这的确……就是咒语。”一个女孩的脸骤然变得清晰而狰狞,一个身穿盔甲的骷髅战士从她身上一跃而出,手执长长的镰刀,向他们砍了过来。首当其冲的是距离那女孩最近的天瑾,她反应极快,在镰刀攻过来的瞬间向后平躺,堪堪躲过了攻击。不过她身后的霈林海却因躲闪不及而被划伤了背部,所幸伤口并不深,只出了很少的血。云中榭道:“打它的头部!”东明饕餮赶上,左手在那骷髅的头部一拍。骷髅吼叫一声,头部被拍成了粉末,身体也随之化作粉末消失。一个骷髅消失,女孩们的身上又跳出了更多的骷髅战士,举着镰刀向他们砍过来。霈林海本能地左右闪躲,然而他是在边缘处的,每当他的身体由于晃动而碰到唱歌的女孩们时,都会感到一道阻力,被强行弹回原处。他抓住面前骷髅手中的镰刀,呼拉拉划了一个半园,三个骷髅被他打断了颈骨,跌倒在地面上消失。接着反手抓住手边骷髅的头,灵力从手心冲出,那只头骨砰的一声被击成了千万片,那些破片碰到女孩,同样在叮的一声脆响后被弹了回来。霈林海看看其他人,发现他们也和他是同样的情形,无论怎样左冲右突,始终都在女孩围成的圈中,无法突围。他分神之时,两把镰刀同时向他砍来,霈林海一个后空翻,脚尖在女孩们围成的屏障上一点,果然不出所料,那无形的屏障上,立刻出现了强烈的斥力,他根本不需要用力,便被推得飞向刚才攻击他的两个骷髅。两把镰刀交错向他砍下,他双手现出一对光轮,毫不在意地向它们的头部打去,骷髅头碎裂成细碎的粉末,两把即将插入霈林海背部的镰刀也同时碎裂、消失。霈林海平稳落地,表情微微有些自得。天瑾推碎一个骷髅的头,回头对他道:“你到这里来以后,能力是不是增强了?……不,应该说你的技巧好像更熟练了。”“是吗?”霈林海在原地一滚,躲开身后出现的夺命镰刀,一脚踢碎了那个骷髅道:“我自己也觉得好像比以前更||”起跳,空中翻滚,踢爆两个骷髅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毫无瑕疵:“得心应手一些!”“哦……”骷髅很好对付,几乎都是一个手起刀落就解决了。问题是它们就好像永远也杀不完似的,杀一个出来一个,杀两个出来一双……就算是切韭菜也有累死人的时候,更何况是这样!不知多少时间过去,他们面前的骷髅战士还是只增不减,他们的耐性已经快被磨光了。“那个云中榭!”东明饕餮好像有点崩溃了,一面大叫一面夺过一支镰刀,死命砸其中一个倒楣骷髅的头道:“既然你知道这咒语是什么,那就肯定知道怎么解决这些东西吧!想想办法啊!还有那个阴沉的女人!你不是会遥感吗!别光打!累死我了!”那个可怜的骷髅已经被他打得所有骨头都变形了,可他还是拚命挥舞镰刀死命砸,最后还是东崇看不过去,抓住他的武器,给了那骷髅战士一个痛快的死法,这才结束了他单方面的虐杀。云中榭沉吟道:“这个……”“你到底有没有办法?快说||啊!东崇你干什么!”东崇拉住这个暴躁的人的后脖领子,在身边一个大旋转,不少骷髅在东明饕餮的脚下魂飞魄散。可惜他们的动作太大,也不小心误伤到了天瑾,她铁青着脸,手举镰刀在圈里开始猛追东明饕餮,东明饕餮一边惨叫一边飞逃。东崇聚精会神地攻击下一波敌人,对他们的情形视而不见。云中榭一边对付自己面前的敌人一边道:“这些骷髅战士并不是实体,它们是这些唱咒的孩子们创造出来的东西,要消灭它们,首先必须消灭这些唱咒者。”东明饕餮叫道:“那你不早说!”躲过天瑾的镰刀头,却没躲过镰刀柄,他被砰一声打贴在其中一个女孩的胸部上,又在金光一闪之后,被打得摔在地上,躺在那儿呻吟不断。“……我话还没说完,你那么着急攻击干什么?”“我……我才不是……”几个骷髅的镰刀同时向东明饕餮当头砍下,危急时刻,东崇自虚空中一抽,手中多了一把长刀。长刀在他的手中上下飞舞,在还没有看清楚轨迹之前,那几个骷髅便已化作尘埃,连痕迹都找不到了。云中榭轻松避开一个骷髅的攻击,转手抓住另一个骷髅的镰刀长柄,将它和身后的那个插成了串烧。“虽然说打散这些孩子就能脱困,但最大的问题也在这儿。这些孩子其实不在这个地方,她们在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唱咒,却能影响到这里,而我们则必须先找到她们,然后才能破坏这些虚影。”“虚影?”霈林海不小心一脚踢到结界上,痛得抱着脚直跳道:“这……这效力可不像是虚影!”“所以我们才会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。”云中榭踢飞一个想偷袭的,轻松地说。“那怎么办!”东明饕餮一个扫堂腿,一圈骷髅战士倒下摔散了,不过还有一个头骨完整无缺,张着森森的牙齿,就卡嚓卡嚓地向他咬将过来,东明饕餮吓得四肢着地爬着逃走。“所以||”东崇躬身闪过攻击,淡淡地道:“如果有会开异空间的人就好了。”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除天瑾之外的三人叫。天瑾“啊”地一击掌,大家以为她有了什么好办法,都欣喜地回过头去||“怪不得我的感应说苏决铭这次会有用,我还以为他只是用来开通道和楼厉凡联系的,真可惜,让他留在红海那边了。”你就不能表现得更惋惜一点吗……用那种无表情的脸说这种话算什么意思?但即使没有苏决铭,突围还是要做的,不能总待在这个地方和这些骷髅玩到死吧。东崇道:“就是因为比较麻烦,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应对方式,但是却毫无头绪……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?”霈林海一边对战一边陷入沉思,脚下小心翼翼地退了一点。

  原标题:俄美总统通电话讨论加强两国合作

  福利彩票3D第2020075期开奖结果276,试机号为046。奖号:偶奇偶、小大大,和值15,跨度5。

,,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

Powered by 曾道人二肖公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