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正文

罗天舞等四个人是一定在名单上的

admin | 2020-06-05 06:53 浏览数:
楼家大乱,连楼厉凡那三个躲到外国享受阳光的姐姐,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,和楼家姥姥、老太爷一起,在木乃伊楼爸爸的床前吵得不可开交。他们谁也不听别人说话,只一个劲地大吵大闹,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一点是,他们根本就不是想知道楼厉凡“到哪儿去了”,而是在争论“是谁把楼厉凡藏起来逗他们玩”。原本满怀希望等楼家人找楼厉凡回来的霈林海,希望就像肥皂泡一样破裂了,看来把希望寄托在楼家人身上,还不如靠他自己来得更可靠一点……他不知所措地看了一会儿他们的家庭闹剧,转身走出了病房。他需要安静,要想一想之后该怎么办,而不是听那群魔女胡说八道。“小伙子。”听身后传来千年女鬼的声音,霈林海站住。“凡凡是楼家的孩子,就算把他光着屁股丢到南极去,他也会活着回来报仇的。”霈林海叹了一口气,他没有心思开玩笑。“我不明白,你们这都是哪来的自信?万一厉凡真的回不来怎么办?”女鬼促狭地挤了挤眼睛:“那不是很好吗?”“什么——”“能回来就回来,回不来就回不来。身为楼家的孩子,总是要面对危险的。即使这一次能不死又怎么样?下一次、下下次,他一样能躲得过去吗?”“你可以救他一次,却没有人能够陪他一辈子,想活下去就要靠自己,不管他在哪,不管他执行什么任务,这是楼家唯一的原则。”“你们楼家、你们楼家、你们楼家!你们楼家都是神吗!”一向温和的霈林海发怒了:“你们就从不犯错?你们就从来没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?你们能活到现在,难道都是你们自己一个人努力的结果?”女鬼静默了许久,久得霈林海都要以为她要走了,她却哈的一声笑了出来。“所以……所以啊!”她微笑:“所以我们活到现在,而他有你啊。”总之,不管霈林海如何提醒那位千年女鬼,楼厉凡现在处境不明十分危险,她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正面回应。霈林海绝望之余不禁开始有些怀疑,她对她的“凡凡”这么绝情,是不是和楼厉凡口中那三个魔头一样,有其他什么居心……“要救凡凡,你就得自己想办法。”这是千年女鬼给他的唯一答案。“他又不是我的小孩……”“那我们就一起等他的尸体被送回来。”女鬼轻松地撂下这句话,随即消失。无奈的霈林海想了半天,只好去找“那三个魔头”看看能有什么办法。那位女鬼大人不管,至少他姐姐总会管吧?可惜他猜错了,当他回到楼家父母的病房时,楼家三姐妹已经不知去向,只剩下那两个为人父母的,躺在床上装死。霈林海在两张病床前苦苦哀求,最终换得了天一红霞的一句话——“他是拜特的学生,你去找他吧。”之后便不发一言。直到现在,霈林海才终于明白,楼厉凡的暴躁脾气和毒舌是从哪来的了,要是他出生在这种家庭里,八成也会像他一样……垂头丧气的霈林海回到顶楼天台,看着满天飞的空中计程车却完全不想招手,犹豫了几秒钟之后,他全身一震,周身上下闪出辟啪电光,体内的灵气转眼间化为了妖气。去他的性质转换管理规定!现在他很心烦!楼厉凡的失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!“妖力……浮翔!”他的躯体腾然升空,向空中列车的停靠站飞去。千年女鬼站在五百层的某扇窗前,看他离开,微微地笑了笑。“夫人……”楼厉凡爷爷的那张脸,在她身边飘飘荡荡:“我们真不告诉他们真相?这件事还是越早解决越好吧?”“为什么?”千年女鬼温柔地笑着看他,那表情和天一红霞一模一样。那张脸上流下了惊恐的汗水: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“我早就说过要锻炼这些孩子们吧?而且就算封印解开了又怎么样?大不了我们恢复自由罢了。你说是不是?亲爱的?”“你…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……”以往执行实习任务时,楼厉凡都是霈林海的指挥者,他根本不需要思考退敌方式,只需要听从楼厉凡的命令就行。可是现在,楼厉凡不知所踪,楼家人避而不见,他想依靠自己的能力来找,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才好。无奈,只能回到学校去寻找救兵。校长那个变态九成九是不会帮忙的,他能不找麻烦就已经谢天谢地了。教员的话……帕乌丽娜他们可能给他一点好的建议,但他不认为他们会帮忙。那同学中……天瑾……她会帮忙吗?如果告诉她是楼厉凡出事的话,应该没问题……吧?隔壁的罗天舞、苏决铭、乐遂、公冶四人很不可靠,但终究是灵能世家出来的人,除了学艺不精之外没什么大的缺点……(这已经是很大的缺点了!)而云中榭虽然已经解除了二级灵体监禁,但花鬼仍受言字契约的效力束缚,在他的束缚还没到期前,云中榭……应该不会想离开学校吧。算来算去,最可靠的人只能(勉强)算是二年级——现在是三年级的东崇和东明饕餮了。东崇是吸血鬼和旱魃的混血,东明饕餮是他的共生体,现在不提东崇分给东明饕餮的力量,和为他再造身体失去的那部分,仅以东崇的年龄来说,他拥有着霈林海所认识的人中,谁也无法匹敌的深厚经验,连花鬼都不是对手。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。不过,他觉得应该首先求助一个人。他一回到学校,立刻找到天瑾,和她说明现在的情况。“……所以我想先问问你,有没有什么好办法?”天瑾陷入了沉默,好一会儿,她道:“这件事……不好办。”霈林海的心凉了半截。“我说过,我对能力高于我的人,预感和遥感都不准确,你们现在的能力,似乎比我想像的还要高得多,我对你们已经完全没有感应了。”“那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?”天瑾再次沉默。她灭了小灯的灯光,起身走到窗边,拉开了窗帘。温暖的阳光毫无阻碍地铺撒进来,让这个终年不见阳光的黑冷空间立时有了生气。“我不知道行不行,因为我对物品的感应不如生物,只能试一下看看。”“你是需要他的那件衣服是吗?可是他失踪的时候,似乎连它也穿走……”天瑾打断他:“不是那件衣服也行,只要是他离开前碰过的东西就可以,比如说……”她伸出手指,指向他的脸:“你。”“我?你刚不是说对我没有感应……”“如果把你视为承载楼厉凡信息的物品的话,那就没有问题了。”视为物品……霈林海心中有些委屈,却没敢提出什么。“不过……”天瑾又道:“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不去找楼厉凡的大姐?她的能力比我高出几倍,对物品的感应更是我赶也赶不上的。”霈林海苦笑:“我倒是想找她们,可她们在我想到之前就跑掉了,他父母又躺在那儿装死,我还能找谁……”天瑾想了想:“……算了,反正他们家也是不可信的,靠我们自己吧。首先,你告诉我,你住在他家的时候,曾经出现过什么异常的情况没有?”霈林海想起那栋大厦的封魔印,便将从楼厉凡那里听来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,包括自己和楼厉凡的异常感觉,以及他们在浴室里的事。天瑾一边听一边无意识地咬指甲,平素阴沉平板的脸庞现出一丝疑惑。“你是说……他吐了?”“是。”“然后他还捂着头吧?”“我看他挺用力地按着太阳穴,好像很疼……”“其他还有什么异状?”霈林海苦思,一会儿恍然道:“他还向我道歉!他从来没向我道过歉……”“够了……”天瑾带着比平时更阴沉的表情,转过头去:“我知道他为什么总说你不可靠了……”霈林海茫然。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?天瑾道:“在解救楼厉凡之前,我们必须先知道他在哪里。但是只有我们两个还不够,我们需要有更多经验、更高能力的人从旁协助,当然还有专业能力者。”“我的能力……”“你的能力不行!”天瑾不耐烦地说:“空有一个大储槽却没开关,除了楼厉凡,谁敢放手用你!”就算是事实也不要说的这么清楚吧……“还有,你去找校医,向他报告这件事,看他有什么回答。”“校医?可是为什么不找校长……”“让你去你就去。”天瑾和楼厉凡不同,楼厉凡会吼,她不会,但只是那双深幽而恐怖的眸子无情地盯着你,就已经很有威慑力了。现在她的眼神无情地瞪视着霈林海,霈林海立刻就投降了。“……对不起,我现在就去!”“嗯,跟他报告后,你把这几个人给我找来。”她快速念出了一串名单,霈林海点头,立刻开始着手准备。罗天舞等四个人是一定在名单上的,另外再加上东崇和东明饕餮,这霈林海之前都想到了,可是他没想到的是,连花鬼和云中榭竟也在名单之中。他直到现在也没弄清楚,这两个人到底算不算好人,尤其是那个花鬼,上次险些把他和天瑾弄死,而且听说他在几十年前,还造成拜特学院千名学生失去能力,如果不是有帕乌丽娜的干涉,他和天瑾现在说不定还像废人一样在床上躺着呢。想到这个他就不寒而栗,但既然天瑾要他联系他们,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——她永远都是以保护自己为第一位的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除了东崇和东明饕餮和他们不在同一栋楼外,其他的人不是隔壁就是对门,所以没过多长时间人就找齐了,九个大男人加一个女人挤在小小的宿舍里,本来就不算大的空间霎时变得又窄又小,想站起来一下都觉得困难。“我觉得……”苏决铭发着抖在公冶耳边悄悄说:“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首先应该找家长嘛……家长不行就找学校嘛……学校不行就去找常警,常警不行找灵异警……总有一个行的吧……干嘛非得找上咱们……”“苏决铭。”天瑾阴郁的声音响起,苏决铭打了个冷颤。“有什么意见就大声点说出来,别在那儿嘀嘀咕咕。”苏决铭颤抖得更厉害了:“不……不不不不!我绝没有任何意见!一切都听您的!”四人组齐刷刷地点头。“……但是我怀疑你们四个人到底有没有用。”“如果没用就再好不过了!”“这次的事情就是这样。”天瑾把窗帘拉得更开一些,很少与外人接触的她,一下子挤在这九个男人中间,她觉得很受不了:“我们的目的是找到楼厉凡,至于以后的事情,等找到之后再说。”“本来只是寻找他的话我自己就可以,但是现在他的能力因霈林海的关系增长了很多,我对他的感应已经消失了,再加上我不能确定他的位置在不在人间,所以我需要有人给我加持,否则我找不到他。”“加持啊……”花鬼扫了一眼房内的人,冷笑:“加持有必要这么多人吗?连旱魃也弄来……”“旱魃至少不是在押罪犯。”东明饕餮反唇相讥。花鬼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:“你这种不入流的二级旱魃,没资格和我说话。”“你说什么!”东明饕餮拍案而起。花鬼毫不示弱地站起来与他对峙。东明饕餮气急,撸袖子就打算冲上去“教训”他一顿,东崇从后面架住他,低声软语好言相劝。云中榭坐在原处没有动也没有说话,只是给了花鬼一个眼神,花鬼看他一眼,缓缓坐下了。天瑾抱臂冷冷地看着这群剑拔弩张的男人,直到完全安静下来才开口道:“霈林海,你去找校医了吗?”一直躲在角落发愁的霈林海,一个激灵站了起来:“去了。”“和他说了情况吗?”“是。”“他的回答?”“……”“不行对不对?”“……”天瑾阴沉地环视了房内的人一圈,用阴沉的声音慢慢道:“你们看到了。不是我们不去向学校报告,而是这种事报告了,他们也不会管。入学的时候,校规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只为死人赔付保金,活人怎样他们根本不予理会。”楼厉凡已经是成年人,常规法律规定他爱去哪就去哪,我们报案也没有用,除非我们在哪里发现他的一只手或一只脚。“《灵法》规定,成年男子失踪一个月以上才能报案,如果我们等到那个时候的话,楼厉凡大概连骨头都不剩了。”“我不明白。”云中榭道:“楼厉凡到底去哪儿了?既然你感觉不到他的下落,又怎么知道他的处境有你想像的那样危险?”“很抱歉……”霈林海沉痛地说:“天瑾说,要救出厉凡,你们是必要的……”“去做祭品的必要吗!”四人大吼。天瑾好像没看到那四个人涕泪交流的样子,继续说道:“救不救他倒在其次,至少我们现在必须弄清楚他的方位。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加持,如果能和他的感应联系上,那就有办法了。”“那你打算怎么开始?”东崇问。“我已经想好了……”傍晚时分,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一行人带着制造大咒式圈所需的物品, 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来到学校后山的鬼门附近。罗天舞等人对这里的印象不是很好, 香港九龙图库精选资料看着被封锁圈和蛇穴层层包围的鬼门, 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就腿肚子转圈了。“怎么又到这里来呀?不是说鬼门附近是不能用力量的吗……用了的话会出意外呀……”“你们难道进去过?”霈林海惊讶地问。天瑾道:“我不是想像,他的处境的确很危险。”“第一,在他失踪的前一天晚上,他家的封魔印发生过小规模异变。”“第二,楼厉凡离开学校前,我曾经在他的衣服上,感应到很严重的伤痕和血迹。”“第三,他那天晚上和霈林海讨论了一些事,没有结果,他们商定第二天再继续,可第二天他就消失了,没有任何预兆。”“他到底危不危险,你们自己想。”“难道是——”墙角里的四人组颤抖地挤出了一点声音:“封……魔印……”“封魔印破裂了。”天瑾干净俐落的回答。那四个人立刻鬼哭狼嚎起来:“我们才不要去呢!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干的活!我们要退出——”“那不行。”天瑾仍是干脆俐落的回答:“我必须有你们的帮忙,有必要的时候你们还必须充当炮灰,否则我的安全系数会降低。”静默。那四个人跳起来,连滚带爬地往屋外窜:“我们还不想死啊!救命啊——”不幸的是,霈林海已经先他们一步站在门口,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,对那四个人造成了强大的压力。“霈林海——”四人绝望的嚎叫。“……快点过来帮忙,不要在那里东问西问。”恢复面无表情的天瑾,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,所有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六月飞雪是什么模样。大咒式圈的基底不难画,难的是圈内镶嵌的各式金银图案,必须小心地将金片和银片修成需要的样子,一个一个嵌入相应的图案。不过这些工作也只是比较琐碎而已,直到开始镶嵌咒式圈阵眼的钻石时,他们才发现,他们原本估计的十六颗钻石根本不够用,现在这时间到哪儿去找钻石?一干人等愁得头发都快白了。所幸云中榭想起上次解除强夺大咒式圈之后,他从咒式圈上收回了部分钻石,立刻回去将剩下的部分取来,方才将咒式圈完成。等他们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月亮走到了他们头顶的位置,皎洁地映照在那个精巧的大咒式圈上。天瑾面朝楼厉凡家的方向,背靠插在地上的剑,盘腿坐了下来,霈林海坐在她的对面,罗天舞、苏决铭、乐遂坐在她的身后和左右,东崇和东明饕餮、云中榭、公冶四人盘坐在大咒式圈的最外围圈内,八个人全部面朝内,手呈剑字诀,指向天瑾。众人闭口不言。天瑾卸下肩上的长剑,从背包中取出罗盘看一眼,找准某个位置,将剑用力插下,直没入柄。“鬼门附近的确容易发生意外,但不是每一次都会。而且这里是气场最强的地方,你们在这帮我加持,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。”花鬼道:“最大效果?难道我们几个人合力,还不如楼厉凡一个人?”他可不信凭他们能力的级别,还不能让她感应到楼厉凡。天瑾冷笑道:“那也要他就在我面前才行!离得这么远,力量的消耗怎么算?说不定还要跨越异界,我和你们之间又没有完全的力量相通,你觉得只有你们够用吗?”花鬼气的猛挥拳头。东崇却淡淡地笑了起来。“你居然为了他这么拚命,楼厉凡真是幸运。”天瑾微微张大眼睛,总是泛着青灰或苍白颜色的面颊,竟浮现出一丝晕红。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,天也实在太暗了,所有人——除了东崇和云中榭之外,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。花鬼一个人站在圈外担任守护者的工作。当天瑾告诉他,他必须守在圈外的时候,他很是讶异,她不是说专门要找他帮忙的吗?然而天瑾没有给他过多的解释,他也不想追着这个阴沉的女人问太多,只要能救出楼厉凡就行,别的他并不关心。天瑾闭上眼睛,深深地吐纳了几次之后,缓缓将双目睁开。“开始。”她说。大咒式圈启动,圈内八人同时向她释放出了力量,八股强大的能量,在相对来说太过狭小的大咒式圈内,制造出了拥有强大风压的飓风,飓风在圈内呼啸旋转,四处乱窜,撞到咒式圈的边缘,轰地一声又被弹走。天瑾在飓风的中心,长长的黑发被吹得高高飞起,她的全身放射出了金红色的光芒,在那光芒的引导下,疯狂的飓风逐渐围绕着她旋转起来。花鬼看着这一切,心里非常了解天瑾现在所受的痛苦。就像被强行吸走能力一样,被强行灌入能力也同样不好受。在大咒式圈的帮助下,她虽然强行统合了八个人的力量,但却不能完全驾驭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才会需要这么多人,否则她能得到的力量本来就不是很多,再被互相抵销之后,几乎就什么都不剩了。花鬼看看脚底,大地从刚才就一直在震颤,现在震颤得越来越厉害了。蛇穴中的蛇们骚动不安,在这里都可以听得到它们丝丝的声音。鬼门的封锁圈在不断晃动,看来鬼门的生死气机又开始混乱了,如果等一会儿发生鸣动的话……他看一眼咒式圈中的九个人,暗暗咬了咬牙。他并不赞同在鬼门附近设阵,但他必须承认天瑾的选择没有错。楼厉凡的失踪和封魔印必定有很大关系,如果真是和他猜测的一样的话,那么就可能牵涉到“异界”的问题,天瑾——甚至包括他和云中榭,即使再加上那两个旱魃,资料专区也无法打开通道与楼厉凡互通信息(另外四个人忽略)。只有在鬼门附近,生死气机交错混乱的地点,才“有可能”达到这个奇迹……想到这里,他忽然明白天瑾为何让他在咒式圈外守候而不是进去。这个大咒式圈只是用来统合力量的,内部的力量无法出去,外部的力量却可以随意进来,如果没有一个人在外面进行守候,当鬼门气机开始鸣动的时候,就是圈内的人被力量压死的时候了。“我是盾牌……原来如此!”大地轰的一声剧震,鬼门封锁圈内蓦然出现了巨大的吸力,伴随着狂风开始向内吸入。蛇穴内,成千上万条蛇几乎是瞬间就被吸了进去,大咒式圈的外围在这强大吸力的影响下,也出现了不稳的现象,边缘处的金银图片叮叮当当地颤抖,互相碰撞,眼看就快要错位了。花鬼张开双臂,全身散发出强力的淡青色气息,将整个大咒式圈保卫在自己的气息下,大咒式圈立刻平静了下来。学校中心,一百四十七层教学楼顶,一个穿着黑袍的变态一只脚站在栏柱上,往正在发出鸣动的地方看。管理员、校医、帕乌丽娜、雪风、海深蓝站在他的身后,同样专注地看着与他相同的地方。“出这种题,难了点吧。”帕乌丽娜抱着胸,冷冷地说。“可是用难题去解决另外一个难题,是他的强项呢。”海深蓝平淡地说着风凉话。三个拜特同时回过头来:“不要这样说吧……我们会害羞的。”“你们也知道害臊!”帕乌丽娜笑笑,撂下这句话,和海深蓝一起离开。“你们不看到最后吗?”帕乌丽娜头也不回:“等真有人死了再说。”“……云中榭也在那里哎……”“花鬼保不住他了再来叫我。”一起目送帕乌丽娜她们离去,三个拜特的目光又投向了雪风。雪风冷笑了一下,那笑容和帕乌丽娜的如出一辙。“别看我。我现在可是暂时辞去了副校长职务,有什么问题等我复职了才会管,现在我不按法律把你们抓回去就不错了。”“可是你不是说有困难可以找你吗?”校长大人满怀希望地说。“是啊。”雪风又笑:“不过我是对帕乌丽娜说的,不是你们。”那变态被一棒打入了十九层地狱,他呆怔了一会儿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嚎哭起来。“这又不是我的错!这又不全是我的错!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全要我一个人承担啊?”“你活该吧。”鬼门中的气流翻滚越来越强烈,明明有“生”的气流影响却无法吸走,让鬼门的气息比之前更加狂乱。由于花鬼身处鬼门和大咒式圈之间,又担负着保护大咒式圈内九人安全的重任,所有气机强行走动的风压,都压在他的身上,他仍然维持着刚才的动作,膝盖却在微微发抖。大咒式圈边缘的金银又开始颤抖,似乎快要坚持不住了。如果——如果这时候跳跃离开的话……云中榭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,忽然睁开眼睛向他低吼道:“坚持不住了就快点放手!”花鬼勉强止住膝盖的颤抖,忽然爆发出一声大叫,全身的气息暴涨了一倍有余,大咒式圈再次稳定,花鬼的汗却滴滴答答地滴落了下来,衣服被沾湿了一大片。“花鬼!坚持不住就放手!”云中榭再次怒喝。花鬼嘿嘿笑了一下,没有回答他。与此同时,天瑾的声音正穿破空间的限制,不断在虚空中呼唤楼厉凡的名字。楼——厉凡——你这个蠢材快点回答我——楼厉凡——你这个连封魔印都挡不住的笨蛋——“那你来给我抵挡一下封魔印试试看!”不知何处的黑暗空间,传来楼厉凡狠狠的回答。这么没有绅士风度的回答,也就只有楼厉凡能说的出口了。楼厉凡——你在哪里——“我?我怎么知道?”楼厉凡破口大骂:“不知道是哪个混蛋,把我关在这种没上没下没半点光亮,软绵绵摸都摸不出是什么东西的破地方!让我发现究竟是谁干的,我一定杀了他!”天瑾很想再问几个问题,但现在没时间了。楼厉凡——给我一个信号——让我知道你在哪里,我拉你出来——楼厉凡静了一下:“你有超空间的能力?”没有——天瑾几乎要尖叫了。但是有人正在给我加持——给我信号——楼厉凡却好像完全不着急,又问道:“你那边有很强的波动干扰,你到底在哪里?”你管我在哪里——“如果是在鬼门,对你太危险,不行。”不是——不是鬼门——“你骗不了我。回去吧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楼、厉、凡!给我信号——霈林海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。天瑾!花鬼支持不住了,我们必须马上退出!不行——我已经联系到楼厉凡了!天瑾!我们还有机会!少啰嗦!楼厉凡!给我信号——黑暗中一片寂静,没有人回应。楼厉凡!“天瑾,霈林海,离开这里!”楼——“离开这里!”看不见,但是能感觉到有某种巨大的压力屏障骤然出现,向天瑾兜头压来。地面上,花鬼的气息只剩下原来的一半不到,他现在只是勉强在保护着大咒式圈,鬼门的气机根本不需要加压,只要再这么消耗一会儿,花鬼和圈内的九个人会一起消失,谁也救不了他们。要怎么做——要怎么做——要怎么做!云中榭看了他一眼,皱起眉头,身体弓了起来,似乎是想不顾咒式,站起来去阻止花鬼。然而在他还没有付诸行动之前,却听到从咒式圈中心传来天瑾的一声尖叫,中心的剑,以及咒式圈内的钻石砰砰砰砰炸了个粉碎,金银片符也变成了粉末,咒式圈的中央轰然塌陷,螺旋状向四周迅速蔓延。首先掉下去的是天瑾,然后是她对面的霈林海,罗天舞、苏决铭、乐遂几乎是同时掉下去的,东崇和东明饕餮、公冶掉下去的时间比他们晚一些,不过也只是几秒钟罢了。云中榭是最后一个掉下去的,因为在他下面的地面开始塌陷的那一刹那,花鬼放弃了已经毫无意义的护罩,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。鬼门的混乱气机消失,但咒式圈留下的塌陷之处却出现了强劲的吸力,不知通往何处的空间,像黑洞一样吸附着四周的东西。花鬼被云中榭的体重和洞中的吸力牵引,整个人趴到了地上,左手伸入圈中,死死地拽着他不放。花鬼的左手从手臂一直伸入圈中,一根根浮起了粗大的青筋,像锁链一般浮凸起来。他的脸色忽青忽白,似乎有什么让他异常痛苦,连手也开始震颤起来。“言字契约啊,花鬼。”云中榭微微地笑了。这个洞里是其他的空间,也算是学校之外的领地,因此他探出的肢体的言字契约才会启动。“你还有力气说话不如……想办法上来!”云中榭笑着摇头:“不行。”“为什么!”“如果我上去,那你一定会死。”“胡说——”“这里是另外一个空间,你虽然没有整个人都出来,但是这只手上的言字契约已经启动了。如果我硬要用你这条胳膊上去,你一定会掉下来,然后被言字契约绞杀。”“那不可能!”“花鬼。”“快点上来!”云中榭笑笑,更用力地握了握花鬼的那只手。“如果那时候我不是那么贪婪的话……就好了。真抱歉。”他的手骤然发出光来,花鬼只觉得手心一滑,云中榭的身体已经掉了下去。“云中榭——”失去了手中的东西,花鬼的左手立刻被那个诡异的空间给弹了出来,他在地上滚了几滚,握着手腕昏了过去。塌陷只局限在大咒式圈的部分,吸走的人也只限于大咒式圈之内,当最后一个人也掉下去之后,塌陷的空隙便又补了回来,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霈林海睁开眼睛,闭上,又睁开。背上很痛,他的脊梁骨说不定被打出裂缝了。浑身的肌肉大概也没有好的了吧,全身都痛得要死,这种情况就和上次特训,被楼厉凡从山上踢得滚下来,接着又遭到毒打的感觉差不多……不过这不是重点。他再次闭上眼睛,用手揉了揉,再睁开。“怎么会……是做梦吧……那个……”他猛地坐了起来——全身的骨骼和肌肉发出了一声悲鸣,他差点又倒回去。他现在所在的是一个奇怪的地方。天空是绿色的——很恶心的那种绿,还带一点黄色;大地是黑色的,这倒没什么,也不是没见过黑土地,问题是它的黑是黝黑黝黑的,还带反光的那种。他的右手前方有一个好像是海的东西,颜色是鲜红的,就好像血一样;天空上挂着一个和海水同色的东西,圆圆的,不太亮,大概是太阳——或者是月亮?罗天舞、苏决铭、乐遂、公冶四个人像叠罗汉一样,撂在不远处的石头上;东崇和东明饕餮在他的脚边,东崇的一只手还抓着东明饕餮的领子不放;云中榭倒在距离他们较远一点的地方,摊开的右腕上有一个清晰的抓痕,不知道是在哪里受的伤。一、二、三……少一个……天瑾!天瑾呢?霈林海忍痛爬起来,站在像蜂窝一样的礁石上四处寻找,终于发现穿着白色裙子的她,躺在黑色的沙滩上,只不过大半个身子都被一块石头给挡住了,所以他才没看见。他跳下礁石跑过去,将快被涨潮的红色海水淹没的她抱了起来。离近了才发现,虽然这个海的颜色和平时所见不同,但那里面还是有生命的,证据是他看到了几条长着钳子的蛇从黑沙里钻出来,匆匆窜到了海里去。“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……”对了……除了颜色不对之外,这里好像还有什么地方不太正常……霈林海四处看了看,当他发现海浪正一波一波拍打岸边时才想起来,这里没有声音!有风,有海,有生命,但是这里没有声音!海上也空荡荡一片,没有半只海鸟!一切都静寂得可怕,像是整个世界都死了一样。“是魔界呀……”霈林海看向自己怀里,发现天瑾已经醒了,他慌忙将她放下。天瑾站稳身体,看着那血红色的海水,嫌恶地退了一步。其他人也陆续清醒了过来,其中以那叠罗汉四人组清醒的声音最大。“罗天舞!你他妈的压死我了!”“我的腰快断了!都给我滚开!”“哎哟妈呀!”“疼啊——这是哪?”东崇紧抓着东明饕餮领子的手大概僵硬了,他们两人齐心协力,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扳开。云中榭醒得比其他人更晚一些,坐起来之后,就一直为带着青紫痕迹的手腕按摩,一脸的痛苦。“你刚说什么?这里是魔界?魔界!那个传说中的魔界?”天瑾淡淡地点头:“嗯,这种恶心的颜色只有魔界才有。好像是初代魔王的兴趣。”霈林海想了想,一拍手道:“啊!这么说这本书就要结束了是吧?勇士们到魔界消灭了大魔王,救出公主之后一统天下,真是玄幻小说的经典结局!”天瑾冷冷地看着他,直到他呐呐地闭上嘴,才用比表情更冰冷的声音说道:“你给我搞清楚,我们不是为了打败什么大魔王才到这来的,我们只是在和楼厉凡联系的时候,不小心被拉到这里而已。所以我们的目的是把楼厉凡弄出去,不要总想些无聊的事情。”霈林海一怔:“你说厉凡在这里?”天瑾哼了一声,霈林海不知道她是嗤之以鼻,还是同意他的说法——也许两者都有。“当时我正在和楼厉凡联系,有某种东西忽然把我们隔开了,所以在那时候我抛出了感应线。”她摊开右手,手心中有一条似有若无的白线,一直连向海的另一边:“但是时间太仓促,我来不及放长就被那东西压住,所以才会被拽下来……”原来大家是因为这样才被连累的……清醒过来的人一个个呻吟着走到了他们身边,好像每一个都摔得很重的样子。“现在怎么办?没救出楼厉凡,我们先进来了……”天瑾向着霈林海道:“当时我抛出得太慌张,没有确定那一边是不是真的黏住了楼厉凡。你和他一起的时间最长,而且他身上还带着你的能量,你能感觉到他的所在吗?”霈林海仰首四顾,一会儿,失望地摇头。“完全没有感觉。”天瑾轻叹了一声。“苏决铭。”苏决铭紧张地啪一个立正:“到!”“……不要那么紧张,害得我都紧张了。”她面无表情地说着,举起右手道:“看见这条感应线了吗?虽然不能确定目标是正确的,也不能确定有没有人切断它,不过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了。”“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用空间追踪顺着这条线找到目标,然后开一个相通的空间通道。”苏决铭汗如雨下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这条线有多长啊……我的力量说不定构不到头……”“你想试试看,还是现在就死?”天瑾阴森森地看了他一眼。“我现在就试试看!”苏决铭立刻做出了回应。霈林海看看天瑾丝毫没变的表情,忽然觉得她这种处事方式,简直就是楼厉凡的翻版——不,应该说,这两个人原本就是很相似的,只不过表达方式不同罢了。苏决铭站在天瑾后方,一只手的手心贴在距离她手背十公分的距离处,低喝一声:“空间追踪!”他的手心闪出晶亮的光芒,穿透天瑾的手背,顺着她手中的线向前飞去。然而那光芒飞行的时间没有多久——甚至不到一秒钟便又退了回来,啪地一声撞回苏决铭的手心。苏决铭吐了一口气,和天瑾同时放下手。“怎么样?”苏决铭有些不敢确定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心,刚才发出光芒的地方有一个黑点,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烧焦了似的。“被打回来了。”“嗯?”“没来得及到头,好像被什么东西弹回来似的。”天瑾望着红海的另一边,一言不发。“天瑾……”霈林海看着她无表情的脸,有些担心。“我没事。”天瑾看向其他人,冷冷地道:“追踪是不可能了,只有去看一看,你们有办法没有?”所有人一片沉默。不要说没找到楼厉凡,就算知道楼厉凡的下落又如何?他们现在面对的是这一望无际的魔界红海,没有空间通道,等他们游过去楼厉凡也该老死了——当然,他们也是。过了一会儿,东崇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:“诸位,有谁拥有操纵符咒的能力吗?”罗天舞、苏决铭、乐遂同时后退一步,把可怜的公冶暴露在最前方。公冶抖抖瑟瑟地举手:“我……”东崇道:“既然那边有人把空间追踪打回来,便说明那里确有某些东西在,我们到那里去的话,应该也会有楼厉凡的下落——至少,我们也可以找到打回力量的人,说不定他也是楼厉凡下落的知情者。”云中榭道:“空间追踪被打回来,我们用空间裂洞去,八成也得被打回来,你想怎么办?飞去吗?”东崇一笑:“没错,我们飞去。”所有人一惊,四人组的脸色更是白得跟纸一样。东崇伸手在公冶身上一摸,公冶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已经从自己身上抽出了一叠符咒,唰一声像扇子一样绽开,数量有十二张。“你怎么摸出来的……”公冶目瞪口呆。东崇没有回答他的话,继续道:“这是飞翔咒,每人两张,由这位先生启动,天瑾小姐做为路标,我们顺着感应线飞过去。”公冶嗫嚅道:“如果是一个人还可以……十二张的话……”东崇笑道:“没关系,我帮你加持,不过符咒的数量不是很足,必须有三个人留下不能过去。”天瑾沉默一下,开口道:“罗天舞、苏决铭和公冶留下,其他人一起走。”被遗弃的三人组脸更白了,连白纸都比不上他们现在的脸色。“留……留在这里?很危险啊!能不能通融一下!我们不要啊——”三人高声惨叫,好像现在就要被杀了一样。“想一起去就游着走,不然就老老实实待着。”天瑾仍然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过我不保证这红海里没有奇怪的东西,不在乎就一起来。”那三人沉默,然后抱在一起开始痛哭流涕。云中榭忽然开口道:“只需要留下两个人。”所有人看向他。“因为我会飞。”大家这才想起,他不是学校里那个囚犯花鬼,而是老奸巨猾、抢走了花鬼本体的云中榭。现在的他不能算人,又比鬼高一个等级,对他而言飞行不是问题。“那很好。”天瑾冷静地说:“苏决铭和公冶留下,罗天舞跟我们走。”罗天舞欢呼一声,向着乐遂飞奔而去——但在半途中被东崇一把抓住。“你过来,帮个忙。”他微笑着说。罗天舞的脸当即又垮了下来。东崇抓住他的肩膀,让他背对自己,罗天舞惴惴不安地转身。东崇抽出两张符咒啪啪贴在他的肩胛骨上,然后对公冶道:“你来启动。”依然为自己的苦命而悲伤的公冶不敢违抗,立刻走上前来,手贴在符咒上,启动全身的灵力,将灵能猛冲进去。“飞翔咒!”耀眼的光芒过去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罗天舞看不到自己的背,非常着急地问围在自己周围的人:“怎么样!怎么样!翅膀呢?我能飞了吗?我怎么没感觉啊?”公冶的脸泛出了悲惨的灰色。东明饕餮张着嘴啊了半天,很不给面子地用巨大的声音狂笑出声,其他人也开始了毫无顾忌的疯狂大笑,连天瑾的嘴角也勾起了诡异的弧度。罗天舞慌了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我的背上怎么了?你们笑什么呀!倒是告诉我啊!”他着急得转来转去却看不到自己背面的样子,更是凄惶可怜,大家笑得更大声了。因为无论是谁,看到一个大男人背上背着一对毛茸茸、娇小可爱的小鸡翅膀在那里转圈,都会是这种反应的。等笑够了,东崇用有些发软的手,搭上自尊心严重受创的公冶肩膀,忍笑道:“没关系,这里毕竟是魔界,你的能力不如外面,而且飞翔的技术总是最难学的,你不用太难受。我会为你加持,放心吧。”他伸出一只手,好像扇风一样,在罗天舞的背后轻轻一扇,那对毛茸茸的小鸡翅膀蓦然暴长、拉长,羽翼逐渐丰满,变成了一双骄傲强力的天使之翼。这回大家都不再笑了,所有人齐声发出一声惊叹。罗天舞这回看到了自己背上的东西,兴奋地动了一下肩胛,那对羽翼便强力地扇动起来,让他整个人腾空而起。他们依照这个办法,在除了苏决铭和公冶之外的所有人身上都安装了翅膀,六对洁白的巨翼随风飞舞,在这个诡异颜色的世界里,仿佛坠入地狱的天使。

  原标题:国是对对碰 | GDP增速目标,今年要还是不要?

  一次次被男陪练摔在地板上砰砰作响,一遍遍抱着200公斤重的轮胎前进后退……

,,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

Powered by 曾道人二肖公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